小刘先生

昨晚心情不爽,在酒吧附近转悠,与吧台的调酒师聊天,忽然回头看到了英语老师,她一个人坐在墙角倚着,委屈的像个孩子,那些孩子又欺负她了。走过去与她聊天。凌晨仿佛有人打了三个电话,终于接通的那一刻,她欲言又止,捂着话筒擦了擦眼角,接着低声细语的说到:“没事的,妈,我自己去吧”说完拦了一辆的士,把自己塞了进去,关上了车门。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色,低头跑进了迷蒙的小雾中。

评论